年度球员 布鲁克斯·科普卡

年度球员 布鲁克斯·科普卡

By admie 0 Comment 2019年8月14日

扮演弱者越来越难了。布鲁克斯·科普卡在别人的轻视以及证明他人对自己的批评错误的过程中激励自己,为自己的职业生涯闯出了亮点。不过,2018赛季已经完成这些,那么接下来呢?我们这就为你揭示。但首先,让我们回顾即将过去的这一年——让他为自己代言。

鉴于他在赛场上如钢铁般硬冷的举止,你可能会以为布鲁克斯·科普卡是少言寡语的人,是那种注意力全都放在赢得比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nside-favela.com/,伍特兰德而不是吸引公众关注的人。布鲁克斯科普卡在某种程度上,你是对的。不过,GOLF杂志的年度球员确实希望大家听到自己的声音。那么,科普卡先生,舞台是你的了。

回到今年4月,在棕榈城他的注册俱乐部佛罗里达人,当他和我坐下来准备吃午餐时,布鲁克斯·科普卡的这一年还看上去希望缥缈。手腕受伤已经让科普卡暂离美巡赛场,让他在大师赛那周只能坐在沙发上观赛。伍特兰德他那时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重回赛场。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还能回来。但6个月之后,赢下2场大满贯赛之后,我们坐在距上次共进午餐的地方30英里之外的金熊俱乐部,回顾科普卡作为2018年度球员的辉煌表现,聊聊他的大反转。

今年5月下旬,殖民地邀请赛时,完全康复的科普卡感觉自己的竞技状态回来了。到8月中,他已经因为收入美国公开赛和PGA锦标赛两座大满贯赛奖杯而光彩照人。他的赛季结束在巴黎,在莱德杯的不幸中——美国队的惨败,还有噩梦般的意外,一名法国观众被科普卡的开球所伤——再次显示出他的确只是普通人。这个脆弱的科普卡有些困惑——也许恼火这个词更合适——他认为这些是因为媒体的不尊重和高尔夫球迷的冷漠。到底怎么了?他仍在思考。

让布鲁克斯做自己,我们把话筒给他。接下来的就是他怎么想,他的感受是什么,更重要的是,他前进的方向。(提示:答案中有世界第一。)

我的受伤是因祸得福。那是一段低潮期,但同时也是一个高点。它激励着我坚强地回归。我感觉自己重新爱上了这项运动。起初,我完全不知道能达成这样一个赛季。更多的是,“能回来,再次参赛,好极了。”

在殖民地邀请赛上,我知道了。我一直在想:“哥们儿,我真的就在门口了。”我们在殖民地最终获得第2名,没错,没能夺冠有些失望,但我记得那个周日晚上,我们离开球场时在想,我们很接近了。我对自己的团队说:“总有一场比赛,我们会扬眉吐气的。”你知道自己很接近,你知道自己就要登顶了。那种感觉很酷,因为接下来的几周,你都会很兴奋地去比赛。那就是我想去的地方,明年4月的美国大师赛。

我现在想的是职业全满贯。现在,我已经赢了3场大满贯赛,全满贯就是我最期待的。我知道这有些心急了,但我一直感觉自己会在圣安德鲁斯赢一场英国公开赛。那个地方很适合我。我喜欢在那儿打球,我觉得我还有2次机会来实现这个目标。这是我认为会在那儿赢一次的原因之一。然后就是奥古斯塔——这是最让我纠结的一场赛事。我已经得过第31名、第21名和第11名——我只要去掉这些前缀,得一次第1名!那这个数列看上去就很酷了:31、21、11、1!那就太棒了!

我依然感觉自己有点像是被遗忘的人。如果你就是看数据,三场大满贯赛?好吧,乔丹·斯皮思赢了三个大满贯赛冠军。我也一样。那为什么(对我们的看法)会有区别?我知道他赢了更多的常规赛,但归根结底,对任何人的职业生涯而言,首先就会看大满贯赛。当你被问到,“杰克·尼克劳斯赢了多少个冠军?”你不会回答他赢了多少场美巡常规赛,你会直接说大满贯赛。

我很擅长给自己鼓劲儿。媒体的关注当然给了我一些动力。在PGA(锦标赛)就是那种感觉。第1轮过后,我记得走出高尔夫球场时向自己的右边看去,那边有个家伙正在接受采访,而他一场大满贯赛也没赢过。我记得首轮过后他还落后我1杆。我的排名也不差。大概是T15左右吧。然后,在美国公开赛上,作为卫冕冠军,以及世界排名前10的球员,我被排除在(美国高尔夫频道)值得关注球员的名单之外。有时我真的不明白。那种事不是我能左右的。

当我注意力高度集中时,我什么也听不到。我进入到这种状态,即便是休息,我也只是在走神。我听不到任何人说线次,而我都没听到。只要让我进入绳圈以内,我就会以最快速度集中注意将小球送入洞杯。但那样的专注可能会被误解。我明白,也理解。我在高尔夫球场上时,并不总是面带微笑,因为我太专注了。不过,只要了解我,就知道我完全是不同的人。

与泰格并肩作战?酷毙了。真的很酷。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我在7岁到10岁时,在练习果岭上练推击,当时有个活动是“推击入洞 打败泰格·伍兹”。还有亚当·斯科特。他们是我的两位偶像,我成长时期崇拜的两个人。今年的PGA锦标赛中,在后九洞,听到我很久都从未听过的“虎啸”。在PGA打败两位偶像,看到泰格一直等到我打完比赛。哥们儿,那一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仍旧瞄准DJ世界第一的位置,而且我也曾到过那里。过去的这个赛季,我清楚每一次击球的价值。我们在波士顿比赛,我清楚地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以登上排行榜首)。DJ在周日的比赛中表现十分出色,就像所有优秀的球员一样。支持他,但是,那依然是我现在的首要目标——我想要成为世界第一。

不过,我希望能按我的想法去实现。我希望会发生在我们同时参赛的时候。而不是他休息的时候,我正好超越了他。我希望自己是实实在在地赢得了这个地位,同时我的确战胜了他。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超越他,对我而言会非常特别。真的。

我是为莱德杯而生的。每一次我站上第一洞发球台时,都会不寒而栗。那是一场真正的体育赛事。那是两年一次,你希望成为其中一分子的赛事。我在黑泽丁尝到了那个滋味。第一天,看着帕特里克(瑞德)和乔丹(斯皮思)开球。我其实没有参赛,只是来支持球员们的。那是我参与的最酷的一件事了。

莱德杯后,没人比我感觉更糟了。我不是说失利,我是说意外。自那之后,我就一直为此烦恼。我在苏格兰听到那个消息时(科琳·莱芒得将失去她的右眼),我联系到她。我无法想象她经历的这些。自己的人生就此改变,天翻地覆,永远都无法用自己的双眼看看这个世界……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感觉真的糟透了。

赛场外,我并不是三个大满贯赛冠军得主。我不会被人们希望成为什么样的人而绊住手脚。我就是我。一旦我开始改变,我希望身边的人会告诉我。我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只会点头称是。如果我开始变得自大,我希望他们会制止我。那些才是我喜欢留在身边的人。

如果有球,那我们就玩吧。我们在泰国度假时,在海上,船长希望带我们去几个地方。我们找到了一个足球场——我以为是沥青的,但其实是混凝土的——和五六个孩子对抗。当时有我、我的父亲丹和我的球童。我们在那儿和那五六个孩子一起踢球。我们就像孩子一样,笑得快疯了。但那就是我。如果有球,那我们就去玩吧。

是时候出发了。我接下来的日程十分繁忙,但是否能休息一周,谁知道呢。我喜欢旅行,感受不同的文化。我喜欢滑着滑板车在陌生的城市中转来转去。微风拂过,你只要找到自己要走的路。无论是去一家新开的餐馆,尝试不同的食物,还是结交当地人。他们通常不知道我是谁,所以他们就拿我当普通人对待。我就是个路人。那很好,有时就做个路人挺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dd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