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麦卡锡主义死灰复燃

关于“麦卡锡主义”,《韦伯斯特国际英语大词典》是这样解释的:“一种二十世纪中期的政治态度,以反对那些被认定为具有颠覆性质的因素为目标,使用包括人身攻击在内的各种手段,尤其是在未对提出的指控进行证实的情况下,四处散布任意做出的判断和结论。”

回顾历史,1950-1954年间,以美国国会极右翼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为代表,美国掀起了一股极端、反民主的政治逆流,大肆指控、调查、诽谤并迫害“政府中的人”、民主进步人士甚至有不同意见的人,麦卡锡主义由此声名狼藉。不过,受冷战背景下美国国内氛围、党派斗争影响,加上麦卡锡本人不遗余力的鼓噪宣扬,麦卡锡主义泛滥一时。直到1954年底,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对麦卡锡提出谴责,麦卡锡主义才彻底破产。

麦卡锡主义者经常采用歪曲夸大事实、诬陷诽谤、人身攻击甚至伪造新闻材料等手段,使得那几年成为20世纪美国历史上极端政治盛行的黑暗年代。

首先,美国一些人容不得一个富强的中国,对中国的发展势头如鲠在喉、心怀忌惮,把我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进行全面遏制打压,客观上为、遏华的极端思潮提供了庇护所。

经历了40多年的冷战,美国习惯了一个有敌人、有对手的世界,一部分美国政客沉溺于冷战思维,总是在制造对手、寻找想象中的敌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在发展自己的同时,也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美国一些人不愿意看到中国强起来,处心积虑打压我国发展,企图保持美国对我国的战略优势。在他们眼中,中国是在美国接触政策的“帮助”下才使得国力蒸蒸日上,而中国却没有发生美国所希望的那种质的变化。因此,他们认为美国“以触促变”的政策失败了,提出应该果断采取措施,“防止中国继续通过接触从美国获取不对称的好处,对美国国家利益构成威胁”。

其次,美国国内经济社会发展遭遇困境,一些政客对美国霸权地位的相对削弱感到焦虑,为转嫁国内矛盾、鼓噪遏华提供了社会心理条件。

冷战后,经济全球化步伐加快,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转向以里根经济学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严重的财政赤字压力。美国长期的经济不平等造成了阶层固化,社会撕裂愈加严重,社会流动情况陷入恶性循环,社会经济问题成堆。

在内部问题积重难返的情况下,美国一些政客将其国内矛盾归咎为中国的发展,企图将责任甩给中国。他们宣称是中国人夺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是中国人民过上了好日子导致了美国衰弱,为焦虑、愤怒、不满的人们制造出一个可供发泄的假想敌,引发民粹主义与冷战思维抬头。

再次,在美国两党政治纷争、三权分立宪政体系下,一些人试图将“”打造为新的“政治正确”,为麦卡锡主义的局部回潮营造了政治保守氛围。

麦卡锡主义之所以阴魂不散,并将矛头指向中国,本质上是由美国极力维持自身霸权地位的本性决定的,是由其遏制社会主义中国发展壮大的本性决定的。同时,美国一小群右翼极端保守势力充当“急先锋”,打着维护国家安全的幌子,把美国所谓自由民主原则抛在一边,肆意践踏个人基本权利、学术自由和市场经济规则,这是麦卡锡主义死灰复燃的直接原因。

21世纪的今天,一部分美国政客仍试图操弄麦卡锡那一套做法,逆世界潮流而动。麦卡锡主义一旦回潮,美国将再度上演政治悲剧,最终害人害己。

第一,恶化美国政治经济生态。麦卡锡主义意味着极端政治盛行,民主被民粹绑架、自由被政治投机迫害。当前美国极端保守势力抱着根深蒂固的“零和”博弈和霸权思维,奉行排外主义,竭力煽动美国社会中的各种不满情绪并加以利用。学术自由、科学交流、人才引进,本是美国引以为豪的创新优势。以麦卡锡主义式的思维,歧视、驱赶、迫害华裔科学家和学者,必将促使全球人才另寻热土,从而削弱美国创新经济的发展动能,加速美国经济衰败。

第二,侵蚀中美关系的战略根基。美国使用强硬手段挑起并不断升级中美经贸摩擦,背后也有麦卡锡主义的思维作祟。搅动中美关系大局,受到最大伤害的是两国政治关系,其影响将远远超出贸易战和科技战等范畴。

第三,不利于世界和平发展。今天美国极少数人拿着麦卡锡主义的“旧瓶”,装上极力诋毁中国、煽动美国与中国对抗的“新酒”,企图掀起违背世界和平发展大势的“复古逆流”。他们无非是要全面遏制中国,扭转中国的发展势头,继续维护美国霸权地位。

对此,我们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麦卡锡主义救了美国居安思危、知危图强,扎实做好自己的事,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尊严和核心利益。

三大战役真相台湾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