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了女儿20年让她保护自己你却一秒都没教过你儿子别伤害他人

这是一位19岁男孩死刑前的临终遗言。男孩儿杀了个14岁的姑娘,并且大方地承认自己从记事起就开始预谋,不是什么激情犯罪。

这个故事来自美国作家麦卡锡的名作《老无所依》。2007年,科恩兄弟将这部作品改编成同名电影,并于第二年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

2019年10月20日,大连10岁女孩琪琪遇害身亡,此事引发广泛关注。10月24日,辽宁警方发布通报:13岁的蔡某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后,警方又发布通报,根据《刑法》第17条第2款之规定,蔡某某未满14周岁,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公安机关根据《刑法》第17条第4款之规定,按照法庭程序报经上级公安机关批准,于10月24日依法对蔡某某收容教养(为期三年)。

这其实是挑错了靶子。此次案件中让蔡某某脱罪的是《刑法》,并非《未成年人保护法》。根据《刑法》,不满14周岁的人,不管实施何种危害社会的行为,都不负刑事责任,即为完全不负刑事责任年龄。

但大家仍然是义愤难平。故意杀人,情节恶劣,收容教养三年就跟“罚酒三杯”一样,毫无惩戒性。

更多的人是担心男孩儿被释放后仍然会危害社会。遇害女孩儿所在社区居民自发组织了万人联名,要求严惩凶手。女孩儿的家人也表示不同意警方的决定,已聘请律师维权。

其实,蔡某某杀人案在形式上已经结案。舆论和受害者家属的争取,都已经游离于定结果之外。麦卡锡

2016年7月18日,广西省岑溪市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案件。村民黄健8岁的大女儿、7岁的儿子和4岁的小女儿均被杀害。警方根据调查锁定嫌疑人为13岁的沈某某。由于沈某某未满14周岁,警方也只能照程序对其进行收容教养。

2018年12月,湖南沅江12岁男孩吴某某因不满母亲管教,用刀刺死自己的母亲。最后他的结果也是进少管所三年。

类似的事件每发生一次,刑事责任年龄的划分问题就会成为争论的焦点。因为只要法律框死14周岁这条线,这些杀人的孩子总能“逍遥法外”。

在今年的两会上,30名人大代表就曾联名建议修改未成年人刑责年龄至12岁。这次大连杀人案发生后,关于刑责年龄的讨论又是甚嚣尘上。

作为律师,这里也要多一句嘴,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不可能用今天的法律去约束昨天的行为,所以,哪怕《刑法》中对刑事责任年龄作了修改,这些犯下惊天血案的少年们也不会被追究刑责。

未成年人犯下杀人案在各国司法实践中都不罕见。英国历史上也曾发生过一起轰动全国的儿童杀人案。

1993年2月12日,英国利物浦两名10岁儿童罗伯特和乔恩诱拐了一名2岁的婴儿詹姆,他们往小詹姆的脸上抹涂料,拽掉他的鞋子和裤子,搬起石头砸他、踢他……2岁的小詹姆就这样被虐待致死。警方还发现小詹姆的直肠曾被塞入两节电池。受害者死后,两个恶童还把他的尸体放在铁轨上,用石板盖在他流血不止的头上,希望火车碾过来制造事故假象……

在两人被捕后,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考虑,警方只将他们称为“男孩A”和“男孩B”。但愤怒的英国民众显然不接受这样的说法。在临近审判时,迫于外界压力,主审法官同意将二人的姓名公之于众。

在法庭上,罗伯特和乔恩坐在垫高了的椅子上,一言不发。两名男孩被指控谋杀与绑架,但他们全部否认。在审判过程中,儿童精神病专认为这两个男孩“完全具备分辨是非的能力”。

偶遇欧洲人权理事会施压,两名男孩在2001年就结束牢狱生活,提前出狱。小詹姆的父亲得知消息后表态说,他会竭尽所能地去追杀这两个凶手。

英国媒体曾报道,两人在狱中接受了系统的教育,并且通过了高中的课程考试,言外之意是,两个人已经洗心革面。

凶手之一的乔恩出狱后一直麻烦不断,他多次因斗殴与持有可卡因被警方传唤。2010年2月,乔恩向假释官报告自己身份泄露,面临严重的生命威胁。但在协助乔恩撤离的过程中,假释官吃惊地发现,乔恩电脑中竟有大量儿童色情资料。这使他再次入狱。

尽管许多媒体挖掘出两名少年犯童年时的不幸,试图让人更多的关注儿童的心理问题。但乔恩再次入狱的事实却无法被掩盖,所以有人称之为“让人难以同情的恶”。

其实,以14岁为界限切割刑事责任能力的做法并不是中国独有,许多大陆法系国家如德国、日本,都是如此。日本曾拍过一部名为《告白》的未成年人犯罪电影。麦卡锡作家电影中,两名不满14岁的学生杀害了一名4岁女童,法律同样无法给予受害者家属任何救济,最后女童的妈妈用自己的方法残酷地折磨了这两个孩子,完成了自己的复仇。

对于修改刑事责任年龄,也尚在争议之中。但稍加思考,也容易发现这并不是一种一劳永逸的方法。这次是13岁男孩犯罪,我们把刑事责任年龄划到12岁,如果杀人的是10岁、9岁呢?

更好的办法应当是在修订并完善法律的同时,给孩子更好的童年教育,让他明辨是非,懂得善恶。

翻开各类少年犯罪档案,大家不难发现,父母教育的缺失或扭曲都是帮凶。去年发生的沅江弑母案中,12岁的吴某康成为问题少年的根源也在于家庭教育的缺失,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哪怕是短暂回家,也不陪他,而是一头钻进麻将桌。

这些少年犯的不幸童年并不能替他们减轻罪行,但却足以成为一种警示。印度电影《一个母亲的复仇》中,在与施暴者的父母通话时,受害人的母亲说下了这样一句话:我教了女儿二十年,让她知道怎么保护自己,而你却一秒都没教过你的儿子不要伤害别人。

麦卡锡作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