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凡-维德斯特兰德:拍好照片不能破坏自然习性

塔凡-维德斯特兰德:拍好照片不能破坏自然习性

By admie 0 Comment 2019年7月11日

野生动物摄影师斯塔凡·维德斯特兰德有一个计划:未来的一天,欧洲最有影响力的自然摄影团体“奇境欧洲”项目将在中国落地,命名为“奇境中国”。和“奇境欧洲”一样,“奇境中国”的摄影师们将像艺术家那样去捕捉野生动物的动人表情和美丽姿态。

4月28日,“2012年野生动物摄影大师班”开营前一天,云南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的寻猴向导发来一条让摄影师兴奋的好消息:在附近一处原始森林内,他们发现了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灰叶猴的身影。于是,来自瑞典的自然摄影师斯塔凡·维德斯特兰德(Staffan Widstrand),以及来“野性中国”团队核心摄影师董磊、黄一峰等和本报记者挤上一辆面包车,赶往灰叶猴出没地。

抵达目的地后,寻猴向导用手指向远处百米开外的一根树干,这根树干四周被枝繁叶茂的大树挡住,几只灰叶猴正隐匿其中,偶尔能听到几声猴叫。灰叶猴是一种体型较小的猴类,体长只有50cm左右,他们正成群结队向前移,而每一只在前跳过程中,都会在这根树干上停留半秒钟。董磊、黄一峰等人敏捷地为相机换上300mm或400mm的镜头,瞄准目标,静候灰叶猴的出现,而50岁的斯塔凡则行动相对迟缓些,他先选择了一块结实的山地,支起三脚架,为尼康相机选择了一款600mm的镜头。据他自己说,这款尼康的“超级长炮筒”,价值甚至超过一辆小汽车。

不消三分钟,成都摄影师董磊拍到一张灰叶猴的照片,在相机的显示屏里将灰叶猴的头像放大:头顶的毛呈浅银灰色,眼睛滚圆,嘴周围的皮肤由于缺乏色素而显得苍白。“整张脸很无辜,可爱得像小鸟。”一旁的人评论说。

七八分钟过去了,大约五六只灰叶猴从那棵树干上纵身越过,几位中国摄影师纷纷抓拍灰叶猴灵动的姿态,而斯塔凡却没能捕捉到那样的画面。十分钟后,猴群消失,斯塔凡回看照片,只有一两张照片让他满意。

斯坦凡对本报记者说,在欧洲,野生动物跟人相对亲近,摄影师有足够的时间用镜头说故事。“我一直跟自己说,要以艺术家的角度拍摄一朵花,而不是一个植物学家的视角。”但是在中国,由于野生动物一闪即逝,他不得不入乡随俗,采用抓拍的方法,能拍到一张是一张。

斯塔凡和中国自然摄影师奚志农拥有共同的自然保护理念:用影像保护自然。但不同的是,奚志农的“野性中国”团队更像一支科研团队,正在“与中国正在迅速消失的物种赛跑”。在奚志农团队组织的“2012野生动物摄影大师班”里,一位学员拍摄到一张野生鸡类白鹇的照片,是高黎贡山建立保护区后首次拍摄到白鹇清晰图,有很高的科研价值;而斯塔凡更像商人,并不看中拍摄对象是否濒危,他重视物种本身的“传播价值”。

这位曾11次荣获英国BBC野生动物摄影师奖,5次获得GDT欧洲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奖的瑞典摄影师,也是“奇境欧洲”(Wild Wonders of Europe)项目的创始人之一。奇境欧洲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保护自然和野生动物的拍摄项目,共签约了69位欧洲顶尖自然摄影师,第一次走遍欧洲大陆,在48个国家比较典型的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完成了135个拍摄任务。

斯塔凡本人拍摄的照片,除了被广泛运用在《国家地理》和《GEO》杂志上之外,还会经常出现在宜家的画框里。他最有名的一副在瑞典北部拍摄的鹤起舞的照片,被十多家媒体刊登,赚得的费用相当于他一年的生活费。

“自然是有价值的。摄影师通过影像把自然的价值发掘出现了,赚来的钱可以再投入环境保护。”斯塔凡认为,“奇境欧洲”的成功经验可以移师中国,“中国需要这样一个机构,有点像一家营销自然的广告公司。”

“在欧洲,你有足够的时间拍摄动物。”在“2012野生动物摄影训练营”里,斯塔凡和中国摄影师分享了自己在芬兰保护区的拍摄经历。当时,他正在为“奇境欧洲”项目拍摄棕熊。

一天晚上,他在保护区为摄影师准备的木制隐蔽房中,一共发现了23只棕熊,而第二天清晨,他又发现9只棕熊、7只野狼和1只狼獾在隐蔽房周围打转。

“隐蔽小屋用薄薄的木板钉成,棕熊可以毫不费力击碎它,闯进来,但奇怪的是,熊明明知道有人在里头,却毫不介意。”斯塔凡说。

Add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